posted

0 Comments

1895年德國物理學家威爾海姆·倫琴 (Wilhelm Conrad Roentgen) 發現了 X 射線,因為在當時這是一種未知的射線,所以把它取名為 X 射線。下圖中最左邊的圖片就是世界上第一張 X 光片,是倫琴教授為他的太太拍攝的。發展到今天,X 射線已經成為一項應用普遍的診斷技術,不僅廣泛應用於醫療行業,也應用於結構探傷等工業領域。正是有了 X 光這種物理探測手段,才使我們可以確診很多病例 (而不是靠猜測);我們應該慶倖生活在現代社會,除了 X 射線之後還有很多其他的診療手段來幫助我們確診病情,如 B 超、心電圖等。

 

在軟體領域,我們也迫切需要類似的探測技術來幫助我們確定應用運行的問題所在,而不是靠猜測來進行故障排除。傳統的故障排除過程費時費力,往往花了很多時間還是不知道問題所在。尤其是在應用性能上,一旦出現了性能方面的問題,因為在其他環節上找不出原因,網路團隊經常成為責任的承擔者,他們也開玩笑戲稱自己是“專業的背鍋俠”。

NSX Advanced Load Balancer (原 Avi Networks,後面簡稱 NSX ALB) 在設計之初就考慮到了這些問題,它交付的不僅僅是一個軟體的負載等化器,它也提供了非常豐富的應用分析功能,來幫助用戶更加深入地瞭解應用運行的情況,增加對於應用健康和性能的洞察,從而快速地定位原因和解決問題。NSX ALB 能夠即時捕捉應用、使用者、伺服器和網路的運行資料,並且對收集的資料進行即時分析。它採用控制平面 (控制器 Controller) 和資料平面 (服務引擎 Service Engine) 分離的設計,能夠從資料轉發平面中收集上百萬個資料點,為用戶提供對於應用的深入洞察力。下面給大家看幾個 NSX ALB 應用分析功能的例子。

 

端到端的計時

下圖是 NSX ALB 對於應用服務請求一個端到端的計時分析,

  • Client RTT (用戶端網路延遲):RTT 是 Round Trip Time 的縮寫,表示用戶端和 NSX ALB 服務引擎之間的平均網路延遲時間,這個時間代表了從用戶端到 NSX ALB 建立 TCP 聯接所需的時間,取決於兩者之間的網路狀況。
  • Server RTT (伺服器網路延遲):從 NSX ALB 服務引擎到應用伺服器之間的網路延遲。
  • App Response (應用回應時間):這個是指應用伺服器接收到請求開始到回應之間所花的時間,包括伺服器生成資料、到後臺資料庫查詢、開始傳輸結果給 NSX ALB 服務引擎等操作,這個時間並不包括 NSX ALB 服務引擎和應用伺服器之間的網路延遲,即 Server RTT 那部分時間。
  • Data Transfer (資料傳輸時間):是指 NSX ALB 服務引擎收到第一個位元組開始,到用戶端完全接收到所有資料為止所花的時間,即在網路上傳輸資料所花的時間。
  • Total Time (服務總時間):這個總時間是上述時間的總和,是指一個用戶端發出服務請求開始到接收到服務回應為止所花費的總時間。

由這個例子可以看到,NSX ALB 把應用服務全過程的各個階段所花的時間全部都記錄了下來,這樣有助於分析整個系統的性能瓶頸所在。

 

使用者終端情況分析

下圖是 NSX ALB 對於用戶端的一個統計和分析,讓我們清楚地瞭解到訪問應用服務的用戶端分別來自於哪些地區、訪問最多的 URL、用戶端的類型、以及用戶端上的作業系統和流覽器組成。這些資料有助於我們對應用進行有目的的優化,例如訪問最多的 URL 代表了用戶使用最多的功能,針對這部分功能進行優化能夠取得最大的效果。

 

應用分析功能是 NSX ALB 帶給用戶的額外驚喜,除了使用者原本期望的負載均衡功能之外,還為使用者提供了網路和應用運行的可見性。根據使用者的統計,跟傳統的解決方案相比,NSX ALB 的應用分析功能可以説明使用者在解決網路相關故障方面每個案子平均節省 4 個小時。總體上,NSX ALB 解決方案可以幫助用戶節省 70% 的總體擁有成本,以 5 倍的速度來交付應用。

 

擴展閱讀

VMware 和 Intel 攜手網路和安全轉型,共同打造虛擬雲網路 (Virtual Cloud Network),為數位化時代確定網路發展前景。虛擬雲網路基於運行在 Intel 架構上的 NSX 技術而構建, 跨資料中心、雲、邊緣環境和任意硬體基礎架構提供無處不在的基於軟體的網路連接,具有以下特點:

  • 跨雲的網路架構為用戶提供端到端的連接
  • 內置於基礎架構的原生安全性
  • 基於軟體而交付的網路具有最大的靈活性

利用這一平臺,無論應用運行在哪裡 (現場或是雲端),用戶都能夠保證應用架構的安全;並且統一所有分支機搆和邊緣環境的網路連接,以支撐業務運行。